1. 精神文明

         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企业文化 > 精神文明 > 正文
          韶华测风霜 山河绘无疆
          信息来源:地调院 张海彤  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0-03-26 16:11:30       阅读次数: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韶华测风霜,山河绘无疆
          地调院  张海彤
          望着湿漉漉的鞋子,我的同事小王神情木然。
          当初来到这个地方,压根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,所以他只带了一双登山鞋。现在,这唯一一双能出野外的鞋子已经在几分钟前光荣挂彩,由于这里的气候很潮湿,几天之内根本晾不干,因此,小王叫苦不迭。
          少顷,他像是拿定了主意,猛击了一掌身旁的树干,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就算湿着鞋子,我也坚决要把三调做完!”
          几个月前,中陕核工业集团地调院测绘分公司的队伍来到了紫阳县,接受国土局的派遣,要将整个紫阳的图斑修改完,小王和我便是其中的成员。此处山高水阔,险象环生,相对其他地区而言,虽然这里的自然生态得到了较好地保留,可是同时却有很多来自原始大自然的困难:随处可见的滑坡、带刺的植物、凶猛的野猪、吓人的毒蛇······前来做三调的同志们大都来自平原地区(包括我),以前哪里感受过这种险恶之境啊!不过话说回来,既然我们来了,那就要把工作做好,为了国家的建设,受这些苦也是应该的。
          这天,摩托车小哥载着小王来到了刘家河村。七月的天气,正是骄阳似火,烈日当空,路上行人寥寥,但觉热浪滚滚。由于在摩托上一直兜风,小王还没有体会到天气的热辣,当他下了摩托时,便感周身燥热,走了几步,几乎头晕目眩。小王不顾身体的不适,只身徒步登山,在十几分钟后迅速赶到了山顶,拿出图纸和笔,把四周的地貌熟练地勾画了出来。在山的另一边有一个举证点,小王将图画好之后,便下山赶往该处进行举证工作。山下有一条小溪,小王顺着山路一路小跑,到了小溪跟前,此时他发现这条小溪阻住了举证点的去路。所幸小溪上有几块大石头,可以借助石头横跨而过,于是小王小心翼翼地踏着这些石头,一步一步走到了对岸。
          天气愈发炎热,小王已经汗流浃背,他弯下腰,蹲下身子,用溪水洗了把脸,顿觉清爽无比,犹如甘泉滋润着他的脸颊。良久,小王觉得先前的灼热感逐渐退去了,于是他站起身来,准备继续赶路,就在他刚刚站起的时候,血液立时下涌,小王一阵恍惚,站立不稳,一下子跌进了小溪里······
          以上就是这天发生在小王身上的事情。其实,这样的事情在我们三调人员身上时有发生,已成家常便饭。不过,相比起其他的困难,这件事情只能算是皮毛而已。
          秋季阴雨连绵,雨后的山路上满是如雪般光滑的苔藓,上山很难,下山更难。
          一天清晨,我沿着下了一夜雨的山路寻举证点,小路很窄,泥土很滑,我步步小心,每一脚踩稳之后才敢迈出下一步,就这样缓缓而行,走了很长时间。这个点在地图上直线距离不是非常远,但是找起来却是左折右转,很费时间,刚过了一条沟,又踏上了另一条沟,刚过了一个弯,又踏上了另一个弯。我心中急躁,逐渐加快了速度,不知不觉中,一脚踩上了一堆树叶,谁知那树叶下面有一部分是虚的,我半只脚已经踩空,另外半只脚顺着斜坡一路下滑,根本停不下来,不到半秒钟,这只脚已经滑下了山路,我重心不稳,慌乱中伸手往山壁上抓去,不幸的是,没有着力点,我抓了一个空,继而另一只脚由于惯性的作用也滑下了山,我摔了下去。
          本以为这次要摔惨了,当我落到地上的时候,发现原来山路下有一小片窄窄的土地,只有两米深,而我就摔在了这片土地上。谢天谢地,除了屁股疼,没有大碍,于是我歇息了一下,又继续寻点去了。
          八月份的一天,我正在山间寻点,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。我打开手机一看,吓了一跳,原来我另一个同事小李在群里发了一张蛇的照片。虽说我在山上也见过不少蛇,有毒的,没毒的,花色的,黑色的,长的,短的,我都有所目睹,但同事拍的这种蛇我属实没有见过,我乍一看就不寒而栗:周身布满鳞甲,体型中等偏大,头部略有红色,上半身悬空扬起做防卫之势,我一看见它就想起了眼镜蛇(虽然应该不是)。
          当时我以为我同事只是在路上看见了这条蛇然后拍了照片,晚上回了旅舍小李才对我们讲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。那天中午,他在山上赶路,这条蛇就在他的前边。小李有个习惯,行路的时候一直目视前方,很少留意脚下的东西,所以当他来到蛇跟前的时候丝毫没有发现它的存在。恰巧的是,小李没有发现蛇,蛇也没有发现他,因此,当小李走过来的时候,蛇在路上一动不动,任由小李踩在了它的头上。同时,小李感觉腿上有什么东西打了过来,低头一看,惊恐万状,是蛇尾在他腿上横扫,下一秒,他打破了一生中起跳速度的记录,体内肾上腺素急速飙升,他的身体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了出去······ 
          我们听着小李的讲述,各个唏嘘不已,这次幸好只是踩到了蛇头,如果踩到蛇尾,那后果可能就不堪设想了·····
          九月,是蜂类出动的季节。紫阳盛产胡蜂,每年都会有几个人被胡蜂所伤,各镇上都发了通告,告诫人们要小心胡蜂。村民对我说,如果被胡蜂蜇两三下,那就要去西安才能治愈,紫阳的医院根本没办法;如果被蜇了七八下,那就真的性命难保了。
          当时我们在红椿镇,那儿的蜂群很多。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,饭桌上有只土蜂爬到了我们项目经理的手边,蜇了经理的手。随后经理去了医院,听说肿了一大圈。第二天晚上我们从野外回来和经理聊天,发现经理的手肿得看不见血管。他说的一句话让我们惊讶万分:“今天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”
          我在蒿坪镇上山的时候,近距离见过一次胡蜂。当时我背着包,一只黄头蜂飞到了我的包上,我那时候还不清楚胡蜂长什么样,以为这只是一只普通的蜂类,我就打开相机对它拍了照片,然后甩了甩包,把它赶走了。晚上回到旅舍,我把拍的照片仔细研究了一下,发现它竟然是胡蜂,回想起来,后怕不已。
          紫阳多山,而且多是土山,故此滑坡频繁,危险事故频发。我同事小郑在乘摩托车前去上湾村的时候,前方遇到了滑坡,滑坡覆盖了道路,摩托不得前行,于是他打算原路返回去别的村,不料在返回途中又碰见了滑坡,被困在了中间。那滑坡最高处有三米多高,最低处也有近一米,小郑连连叫苦,这可怎么出去呀?司机师傅和小郑两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思量了半天,也没有个出去的好方法,小郑只得给我们的外业组长打电话求援,组长联系了上湾村的村委会,请求村委会派人清理路面,这才解了滑坡之围。
          就这样,痛并快乐着,每天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我们翻山越岭,不顾艰险,踏遍了紫阳的每一处土地,创造了无数泪水与汗水交织的感人故事。
          纵然有诸多危险和困难,地调院的三调人员依然克服了万难,以非凡的毅力完成了调查工作,为祖国的大好河山贡献了自己的绵薄之力。正是“不到竣工非好汉,须有苦来方有甜”!

          网站主办: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党委工作部
          地址:西安市航天基地航天大道396号
          电话:029-62818148
          邮编:710100

          中陕核工业集团党委工作部承办  
          版权所有:陕西省核工业地质局  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
          未经允许任何人在任何媒体不得擅自转载和引用本网站的内容
          建议使用1024X768以上分辨率  IE8.0以上版本浏览器  
          网站地图 陕ICP备15016536号

          国产欧美国日产在线播放_韩国三级片在线观看_香港三级台湾三级在线播放